书架
女护卫
导航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74章 第 74 章
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2/3)页
动。

主要是,她们俩跳的,与旁的舞姬很不一样。

在感到他将注意力又重新放回公事上时,她也暗松口气,慢慢也将目光移开。

他忽的斜眸睨她,见她好似在专心致志的研着磨,不免就往殿中也扫了眼。没看出什么错步之后,他就收了目光,继续去看手里誊抄本的记账法。

过了约莫两刻钟后,他将誊抄本往外一推,招手让人端来热茶。

“竟弄些鬼画符,也不知埋汰谁。”

时文修不经意的转眸,却下一刻却神色微顿。

见她目光落在那摊开的誊抄本上,他就直接将那誊抄本往她面前推了下,没忍住奚落道:“来,瞧个仔细,这可是你老东家的手笔。话说你曾待他也算忠心耿耿了,这般机密要事,他可曾让你听个一鳞半爪的啊?”

她的目光缓缓从那熟悉的记账法上落下,同时放下了手中墨条。

此时此刻,再回想当初那旧事旧景,好似心中也没多少波动。

他见到她垂了眼帘,安静的用湿帕子擦着手,不免狭眸生郁,忍不住去想她是不是又忆起从前那所谓‘旧主’。一边隐隐暗悔自己为何又无端提起那赵元璟,一边却又忍不住的想骂她识人不清,狗眼无用。

她却在此时突然抬了眸,抿唇冲他一笑。

他的骂声噎在喉中的同时,他见她轻动了唇瓣。

‘我知啊。’她好似是做着这般的口型。

他遂忍不住问:“你知?你知什么?”

她细白的手指在誊抄本上叩了叩。

他斜挑墨眉,焉能相信。

“他能让你知道?”

语气说不出的笃定,也说不出的冷嘲。

时文修没有回应,只是将誊抄本推向了他,而后从案下拿过一整张宣纸,铺在了桌面上。

伸手拿过他面前搁着的笔,提笔蘸墨,由右至左书写。

他眼皮抬了两下,在她沉静的眉目间游移过后,就饶有兴致的去看她笔下写的什么。可越看,他轻慢的神色就渐渐被凝重取代。

时文修一直都未抬头,笔尖未曾停顿的写下了单式记账法与复式记账法的区别,写下了从一至一百的大小写数字,还写下了加减乘除等口诀公式。

她写了多久,他就看了多久。

他越看越狐疑,越看越吃惊,最后看向她时已经是惊疑不定。

那个誊抄本她可是一页未翻。却罗列的比誊抄本都详尽。

更何况,最后一项所谓的口诀公式,却是誊抄本未曾出现过的。

在她落下最后一笔时,他伸手一把掐了她的下巴抬起,狭长幽深的凤眸紧盯着她。

“你说实话,你是如何知道这些的?”

时文修垂眸看着写满字的一整张纸,失神了一会。

不可否认的是,在将这些落在纸上的时候,她压抑心底的情绪好似无形中发泄了一遍,整个人似有种微微的轻松。

动了动眼帘,她缓缓抬了眸,看着他,慢蠕动了唇。

‘我忘了。’她如是说。

他狭眸急促收缩了瞬,后脊当即紧绷。

“忘了?如何就忘了?”

话问出口的这一刹那,他脑中突然就想起一事。

他想起,当日被他剑鞘砸过头部时,是有些传言道是她被砸坏了脑袋,好多事情不记得了。

那时他当然是不信的,他见她时她人又能说又能笑,哪里像脑袋坏的样子?他也只以为,这是她迷惑那赵元璟的手段而已。犹记当时,他还几分赞她颇有些心计急智。

那如今呢,如今他可还能秉承着那般的想法?
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