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架
女护卫
导航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61章 第 61 章
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远远见到消瘦的人影出现在殿外时, 宁王往沙漏方向斜扫了眼,要笑不笑,“好大的款面, 生生让我等她半个时辰。”

“她住那下人房离这正殿可不近, 何况她才休养多久, 怕走也走不快。”

曹兴朝难得在旁说了个公道话。主要也实是怕那九爷火气一起, 下手没个轻重,直接将人弄没了。好歹她这条命也是用价值不菲的汤药给救回来的, 就算不为将来可能的赎金考虑,他也得痛惜几分那些灌入她嘴里的珍稀药材不是?即便那救命汤药并非是他所花费, 他亦觉得她这来之不易的这条命,实不能轻飘飘的就没了, 否则太不划算。

宁王笑不达眼:“合着我还得让人弄顶暖轿抬她过来不成?”

说话间, 她人已被推搡拉扯的走到正殿门前。

宁王细眸斜过她, 噙着冷笑刚要发作,下一刻却见她堪堪在门内露了半截身子后,就顺着门沿软倒了下来。

殿内一时安静下来,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那昏迷倒在殿门口,面容苍白的消瘦人影上。

“九爷, 人确是真晕了。”一路带她过来的那下人匆匆过去查看后, 就无不局促的说道, 接着又难掩安的解释:“九爷明察, 这一路上奴才可没打没骂她,也就只是见她行路慢腾腾的,奴才心里头急,多催促推搡了些。”

一口恶气没能发作出来的宁王,反倒怄笑了。

“合着我这是养了个娇娇客了!”

瞧他眼内出火, 王公公赶紧上来给他抚背顺气,好声的劝:“气大伤身,您可千万别气伤了自个,那多不值当。您若想招她伺候,老奴就将人安置在您这院里,到时候还不是由您随时唤她伺候都成?区区个婢子而已,您呐,不值当与她生那闲气。”

宁王抓过琥珀杯倒了酒灌下,却也并未再发作。

王公公就给那下人使眼色,让他将人拖出殿去,别让九爷见了心烦。

“她受刑时候穿的那身衣裳可还在?”

“在呢,小公爷。”

曹兴朝言至于此就不再多说。

王公公自然心领神会,待见了他九爷点了头后,就直接吩咐了人去将那身血衣装盒,送往那禹王府去。

宁王朝曹兴朝面上扫过一回,似笑非笑。

曹兴朝就笑道:“总归不能让禹王爷太得意,便是给他稍稍添些堵也是好的。”

宁王讽笑:“那般冷心冷肺之人,能不能受这堵,怕也未知。”

话虽是这般说,可他心气到底还是稍顺了些。

随即二人谈及了朝中事,商量对策如何反戈一击,断不容对方再继续肆意猖狂下去。

王公公就带着下人全退了出去,顺便让人在偏殿处腾出一小厢房来,将那还在昏着的人给安置进去。

禹王府里,张总管捧着宁王府送来的,所谓‘归还的物件’,想着里头盛放的那件血衣,一时间牙花子都隐隐作痛。

捧着物件硬着头皮进屋禀时,他还暗暗叹气,杀人诛心啊,宁王爷这是生怕主子爷安生了。

禹王瞳孔剧烈一缩,那终年不近人情的冷硬脸庞,终于有了皲裂的痕迹。

当日他亲手所挑选的青衣裙,早已看不出当初模样。

他几番伸手,却又几番缩回,最后却还是僵冷着手指,去寸寸抚上那破碎不堪的血衣。

不过几尺的血衣上,却遍布了干涸的血迹,不知可是流尽了血衣主人的半身血。黏在破碎衣料上的结块不仅有血,还有肮脏的稻草、泥土,以及粗粝的盐末。

他双目不受控制的僵直看着,整个人如似冰雕。

许久之后,他的掌腹重重按下盒盖,关上了那满目血腥。

“赵元翊。”

他闭眸犹似低语,声音如同从深渊发出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